奇書網 > 最強狂兵 > 第1819章 逃

第1819章 逃

作者:就為活著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最強狂兵最新章節!

    “還不算太笨!蓖匕慰的樕下冻隼湫:“安心的走吧,公子想要你們死,你們絕無可能活下來!

    “公子……”王猛心中一沉,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得罪了天道世界的人,那個人竟然可以選擇付出不知道會有多大的代價都要派下來一個人置自己于死地。

    “喂,拖把,你說的公子是誰?”仙兒俏生生的問道。

    拖把?拓拔康心中一抖,隨即大怒,他的家族在天道世界也是響當當的家族,從沒有人敢取笑他家族的名號。

    “你們可以死了!”拓拔康眼中閃過殺意,他要立刻處死下面的三人一雞。

    “咕咕嘎,主人,這家伙看樣子不好惹!我們,跑吧!蹦懶〉蔫F公雞有些心虛道。

    “不急,正好看一看天道世界的人的修為是什么樣的。我們也好心目中有數!蓖趺偷怀隹,戰役澎湃,這是一個了解天道世界的機會。

    既然天道世界有人想治他于死地,他接招就是。

    不敢,如果他不死,哼!等到他飛升天道世界以后,他會報復!來而不往非禮也!

    “狂妄小兒!”拓拔康聽到王猛竟然說要把自己當做一塊磨刀石,當做檢驗天道世界修為的工具,他當即火冒三丈。

    王猛一揮手,魔帝和鐵公雞被收進了小米粒,接下來的戰斗必定是兇險萬分的,根本顧不上他們兩個貨。

    “你那是什么東西!”拓拔康突然尖叫出聲,他感覺他好像在哪里見過小米粒。

    拓跋康居然能看到王猛體內的小米粒?

    王猛大吃一驚!

    “關你毛事?”仙兒惡狠狠的說道,她十分討厭這個拖把。

    “哼!希望我一會你們依然可以這么淡定!蓖匕慰蛋l出一聲冷哼,率先出手。

    他的手探出,大巴掌猛的向下壓去。

    轟!

    他的手掌突然擴大,巨手之上布滿符文,符文不斷閃爍,光輝燦爛。

    光質的巨手,鋪天蓋地,光輝無窮無盡噴薄,巨手緩慢的向下壓來。

    轟!

    恐怖的氣息彌漫。

    嗤!

    !

    此時仙宗內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弱者,已經爆體而亡。不少人都吐血了。

    幾個九玄大能苦苦支撐。

    這還是,拓跋康的攻擊余威造成。要是拓跋康針對全宗,估計,此時仙宗就沒有活人了。

    “哥?他殺了我們的人!干死他!”仙兒大怒,眼睛都紅了。

    “就憑你?也想殺我?”王猛怒視著拓跋康:“我不管是誰派你來的,但是我遲早會上去的,那時候,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王猛也怒了,身上突然散出恐怖的氣息,這股氣息,亦正亦邪亦魔亦妖,詭異!

    拓拔康瞳孔一縮,他竟然感覺到一絲膽寒,汗毛都炸立了。

    怎么可能?他會被這個垃圾世界的一個娃娃給整害怕了?自己竟然被下界的‘弱者’給嚇了一跳?

    拓跋康狠狠地甩了甩頭:“嘴巴硬氣,沒用!”

    巨手還在緩緩下壓,越來越強大的威壓在巨手上彌漫而出。

    似乎,拓跋康不想瞬間拍死王猛,似乎要慢慢的把王猛壓爆!

    王猛抱著仙兒,屹立如松,身上的衣袍獵獵。

    王猛和仙兒都怒視著拓跋康。

    兩個娃娃的目光,讓拓跋康很不自在!

    “死吧!”拓跋康不想再慢慢折磨王猛了,他心里突然間很慌亂。他怕節外生枝。

    巨手加速落下!

    王猛終于動了。

    王猛和仙兒化成兩個恐怖的吞噬大漩渦,出現在巨手下方。

    吞靈術?拓跋康撇嘴!不屑一顧。

    轟!

    光質巨手與吞噬大漩渦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發出驚天炸響,地動山搖。

    咔嚓!

    光質巨手硬生生的把吞噬大漩渦拍裂,吞噬漩渦上如同鏡子般炸裂,潰散。

    咦?影像化身?

    拓跋康大吃一驚,兩個化身居然騙過他,居然讓他此時才發現?這兩個娃娃真不簡單。

    轟隆隆……光質巨手狠狠地拍在了地上,地面直接被打陷了數丈!

    “有點本事!蓖匕慰岛鋈惶ь^,贊賞的看著他頭頂上的抱著仙兒的王猛。

    此時,王猛和仙兒渾身血淋淋,嘴角還掛著血跡。

    剛剛,他們差點被怕拍死,身體已經龜裂,血流如注。

    雖然是影像分體,但剛才他們為了分體威力更大,一直再往分體內灌注內力,結果,內內力反噬。五臟六腑受傷,肌肉崩裂。

    “咕咕嘎!白瞎了!”突然,一道血光出現,鐵公雞大叫著,一個鯨吞,把王猛和仙兒身上掉落的血滴,全部收走,之后速度返回小米粒。

    嘎?把拓跋康嚇了一跳,有些懵,逼。他以為鐵公雞是出來戰斗的,做夢沒想到,這只雞是出來收血的?

    他更沒想到,王猛和仙兒兩個小娃娃居然可以接下他這一掌。

    這里可是下界,她可是上界大神,以他的理念,一掌之下,下界,無物不滅!

    王猛很無語。

    “擦!我們身邊都是什么貨?”仙兒感覺很丟人。

    “好,好,好!真不錯,你們,值得我下來一趟!”拓拔康贊道,一臉興奮。

    王猛和仙兒謹慎地盯著拓跋康,快速恢復。剛才,他們耗費很大!否則,還真就沒有把握從光質巨手下逃出。

    他們沒有暴露金磚,這是他唯一可以反殺這個拖把的東西,而且他現在還不知道金磚可不可以吞噬這個拖把。

    “哥?這家伙很難對付,用金磚吧!”仙兒傳音王猛。

    “我想到了對付他的辦法了,你先去小米粒里躲一會!蓖趺驼f著,意念一動,把仙兒也收進了小米粒之中。

    他怕一會自己無暇顧及仙兒。

    拓拔康見此,冷笑,心說。這孩子還真幼稚,你以為把人都收進空間法寶內就安全?等我殺了你,你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他們的生死,也是我來決定。

    他克不認為這一只小螻蟻可以翻出什么大風浪。

    唰!王猛突然轉身就跑,剎那百里。

    “嘎?跑了?哈哈哈,你能跑到哪?”

    拓拔康一步踏出,一步百里,就到了我們身后。

    王猛頭也不會,還在加速。只是甩不掉拓跋康。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