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章 消失的魄之力

第三百二十章 消失的魄之力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天醒之路最新章節!

    急急忙忙趕來天權峰的各處門生,來得快,去得也快。因為最重要的當事人眨眼間就已經被帶走,而且還是由七院士之一的開陽星郭無術。這事件既然已經有如此分量的人親自介入,他們的過問頓時就顯得沒什么必要了。把這個情況向各自師長報告,那就是一個很可靠的結果了。

    隨后一行人下了天權峰,到了山腳,各走兩邊,幑夥迨淄洁囄木陀窈夥迨淄疥惓峭环较,兩人結伴而行。聊天的話題很自然地就落到了路平身上。

    本批新人當中,最出眾的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青峰林家的林天表無疑。但是路平卻是制造話題最頻繁的一個。

    “他一拳洞穿了消失的盡頭!标惓锌。

    “他吃了我們院士放養的兔子!编囄木哺锌。

    “他在玉衡峰上感知到了七元解厄大定制!标惓袂猷嵵。

    “他在瑤光峰上弄了個一個兔圈!编囄木粍勇暽。

    “?”陳楚神情錯愕。感知到七元解厄大定制,這種事至少還在術者的行事軌跡上,但弄了個兔圈什么的,感覺故事一下子就跳脫了。

    “還不知道吧?”鄧文君繼續講著,“周崇安還因此挨了老師一記耳光,當著很多人的面哦!”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說說!标惓䜩砹伺d致。這才是今天剛剛發生在瑤光峰上的事,還沒有傳開。(但我都寫了好多天了…………)

    鄧文君當時雖不在場,但了解的卻很詳盡,如此這般地說了一番。

    陳楚聽后眉頭微皺:“周崇安和這小子有過節?”

    “誰知道呢?”鄧文君聳了聳肩,“理論上不應該!彼麚u頭說著。一個剛剛入門的新人,和任何人都沒瓜葛,想和周崇安這種級別的北斗門生產生過節說實話那也是超有難度的。若說周崇安只是想為吃兔子的事出口氣,顯然做過火了,阮青竹那一耳光就是最好的說明。鄧文君不認為周崇安連阮青竹的這點脾性都摸不透。他如此做,總該是有個別的原因?上дl也不知道,眼下也不好意思去問。

    “那是為何?”陳楚同樣也想不通,“這小子,怎么這么有能耐!這才幾天,已經和四位院士有過瓜葛了吧?我相信這四位院士都絕對記住他這個新人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機緣?”鄧文君半開玩笑說著,他們這些修者可是不信這種東西的。

    “真是……”陳楚開了口,結果想了一圈,也沒琢磨出個合適的詞來形容。

    這兩人腳程頗快,說著聊著,不大會就已到了玉衡峰下,陳楚正準備和鄧文君告別,卻見鄧文君直勾勾地望著前方。

    “怎么?”陳楚下意識地扭頭看去。

    “我們的大機緣新人!编囄木洁熘。

    陳楚一看,可不是嗎,前方一位沿著山路走過來的,不是路平是誰。

    兩人頓時都站住不動,就這樣望著。路平那邊,依稀也見這邊山腳下有兩個身影。但他的魄之力此時被擾亂,半點施展不出,沒有沖之魄的作用,目力和常人無異。直至又近了許多,才在這不錯的夜色下看清二人。

    一個,不認識。

    另一個,不正是那個有些危險的家伙嗎?

    路平開始從旁繞過,但是他的眼色、神情,早落到了兩位四魄貫通首徒的目光里。

    “我說,我怎么覺得他有點嫌棄你?”鄧文君說道。

    “我可沒得罪他!”陳楚叫屈,但是說完這話,兩人互望了一眼。

    什么情況?

    堂堂兩位七峰首徒,此時在因為一個新人的嫌棄而郁悶嗎?

    “咳!”鄧文君咳了聲,正了正神色,然后就見路平已經從他們身邊繞過,竟然沒有停下來和他們說話,打招呼都沒。

    “哎呀,好囂張的小鬼!”鄧文君叫道。

    “得了吧,人家根本不知道你哪位好嗎?”陳楚說道。

    “知道了也不會怎樣吧!你看他嫌棄你的眼神!”鄧文君說道。

    陳楚一聽頓時不忿,決心要搞清楚。

    “路平!”他叫道。

    唉唉,又來了……

    路平心下嘆息著,無奈轉身回頭。

    “你看,多討厭你!”鄧文君觀察著路平的神色說道。

    “你閉嘴!标惓林。

    “有什么事?”路平問道。

    “你沒事吧?”陳楚反問著。

    “誒你對他到底是關注還是關心?”鄧文君插嘴問道。

    “你煩不煩!”陳楚都快跳起來了。鄧文君的嘴碎在北斗學院是相當有名。

    但是發完這脾氣,他的神色忽就一怔。

    在問“你沒事吧”的時候,陳楚習慣性地就已經用他的洞明自己觀察了,結果,他發現路平身上竟然毫無魄之力,一點都沒有。他飛快又確認了一遍,確實如此。

    “沒事!苯Y果路平已經回答。

    魄之力都沒了,這叫沒事?

    陳楚驚訝地看著他,鄧文君注意到陳楚驚訝的眼神后,也意識到點什么。對路平做了一下感知,立即也發現眼前這個新人竟然完全沒有魄之力。

    “什么情況?”他問陳楚。

    “我怎么知道!标惓亓怂痪浜,還是望著路平,“你的魄之力……”

    “出了點問題!甭菲秸f。

    “點問題?”陳楚真的有點佩服路平了。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這么平靜淡定。魄之力沒有了,那能叫點問題嗎?對于一個修者而言,除了死,還有什么是比這個問題更重大的?魄之力,那就是修者的根源,是修者和普通人的區別所在!

    “是的!甭菲絽s還是很平靜地點了點頭。因為他堅信院長總不會他,這樣的安排肯定有什么用意。所以使不出魄之力不過一個小問題,一定能被解決。

    “我真的有點……看不透你!标惓f道。

    “不是吧!”這下鄧文君跳起來了,“能讓你說這話真的很不容易誒,你確定要浪費在一個新人身上?”擁有洞明的陳楚,洞察力相當驚人?床煌?這話對陳楚來說那可是很深的羞辱,結果現在他卻自己說了出來。

    “你現在要去哪?”陳楚不理鄧文君,問路平。

    “回天權峰啊!甭菲秸f。

    “回去干什么?”陳楚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應該干什么?”路平反問起來。天權峰那邊,引星入命應該結束了吧?然后該做什么他真不知道。

    “郭院士把你帶去做什么?”陳楚越問越茫然了已經。

    “什么也沒做,就把我趕下來了!甭菲竭z憾地說道。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陳楚有點悲憤,他的洞明完全弄不清楚這事情的脈絡。

    “總之……”路平開口,陳楚和鄧文君頓時安靜下來,聆聽。

    “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甭菲秸f。

    “我去!”鄧文君顯然不滿自己安靜下來聽到的居然是這種東西。

    “小鬼別走,老實站著!彼麑β菲秸f道。

    “你是誰?”路平問。

    “我是瑤光峰的鄧文君!编囄木晕医榻B,然后從路平臉上看到的是一臉茫然的神情。

    七院士名聲鼎盛,七峰首徒,說實話名氣和他們的老師也真差不了多少。路平這個無知的神情讓鄧文君有些受傷。

    “呵呵呵,他原本可連李遙天都不知道是誰!标惓f。

    “李遙天?”鄧文君疑惑了下。

    “我的老師!”陳楚的臉黑得快消失在夜色里了。

    “哦,我操!你哪來的!”鄧文君大叫著,他當然不可能不知道李遙天,只是在北斗學院,他們又哪會隨便直呼七院士的大名,直接蹦名字出來,確實讓他遲鈍了一下下。

    “摘風學院!甭菲交卮鹚。

    “什么地方?”鄧文君扭頭問陳楚。

    “是玄軍帝國峽峰區的一家小學院!标惓f道。

    “呃……”這樣一家聽都沒聽過的學院,鄧文君都不知道該去了解些什么。

    “一家聲稱要趕超四大的學院!标惓f,他對路平的背景,顯然是做了一些功課的。

    “可是他們卻連北斗學院七院士的名字都沒聽過!编囄木f。

    “是我不知道而已!甭菲秸f。

    “不要用很平常的口氣說這種令人驚訝的事好嗎?”鄧文君叫道。

    “哎呀你不要吵了!”陳楚煩得不行。

    “到底有沒有事啊,沒事我要走了!甭菲狡鋵嵰埠懿荒蜔。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從哪問起了,算了你先走吧!”陳楚擺手示意路平離開,他被鄧文君吵得有些頭痛。

    “哎哎!”鄧文君卻還不肯罷休,但卻被陳楚拉住。

    “既然郭院士找過他,或許我們不該魯莽過問!标惓裆嵵氐卣f道。他用洞明察覺到了,路平說話是有保留的。但事關七院士之一的郭無術,他們倆在這刨根問底,可就有些不合適了。

    鄧文君愣了愣后,點了點頭。

    “你說得對!彼f道,“但是,他確實沒怎么把咱倆放眼里!

    “再見!”陳楚頭也不回地回玉衡峰去了,鄧文君又在那停了會,看著這兩個各去了各的方向,這才也無奈地走向返回瑤光峰的路。

    *****************************

    凌晨好……凌晨向大家問候……(未完待續。)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