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技傳播系統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毀尸滅跡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毀尸滅跡

作者:哥是老三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科技傳播系統最新章節!

    這個發現讓他感覺到無比的震驚的同時,也有些瞠目結舌,如果這些太上長老與宗主他們全部失蹤的話,那事情可就大條了!尤其是在這里,只有他們三個人存在的情況下,一旦被他人知道先前發生在這里的情況的話,三人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因為場中只有他們三個,只要看到先前林興堂解開陣法禁制的那一幕,絕對會有人將謀殺幾位太上長老和宗主的帽子扣在他的身上,因此,這個時候的林興堂,目光也有些呆滯,沒辦法,任誰看到眼前這一幕,估計都會被嚇出一身冷汗。

    就更加不用說,眼前這種情況下,真要是有其他人,硬要說是他們三個謀殺了宗主和幾位太上長老,縱然他們三人有著足夠強大的底氣,也是無法說清楚真正緣由的。此時此刻的林興堂竟然眼含驚恐,驚恐當中更是帶著一絲絲的擔憂,這種前后的神態變化,讓羅修感覺有些無語,如果換了是他的話,絕對不會如此表現的,這豈不是能夠讓人看出了一些不妥來!也因此此時此刻的場中也唯獨羅修表現得無比淡定。

    沒辦法,在羅修第一眼看清楚這里的情形以后,羅修就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也因此,當他第一眼看到乾坤宗的太上長老和宗主他們那副隨時都可能身死道消的樣子的時候,羅修就知道這些人沒救了。

    最起碼,羅修就不可能坐視他們有活下來的可能性,也就意味著他們是不可能活下來的,不單單只是因為那血色長帆的反噬,更因為羅修為了確保算計足夠成功,還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為了掃清后患,從安全的角度考慮,在那林興堂激發玉符解開陣法的同時,他也同樣強行引動了一股詭異的攪動之力,使得陣法產生爆炸,當然也就做到了徹底的毀尸滅跡。

    當然,羅修剛開始準備這么做的時候,其實是想著毀尸滅跡的,哪怕他可以百分百確定,只要自己不說,是絕對不會有人將幾人的死懷疑到他的身上來的,但是為了避免出現意外,羅修毫不猶豫的動用了最直接的手段,幾乎毫無保留的準備一勞永逸的解決這些家伙。

    畢竟他們這些人都是乾坤宗的當家作主之人,如果他們死的不明不白的話,絕對會引發很大的動蕩,而為了避免出現不確定性的因素,羅修毫不猶豫的就想到了毀尸滅跡這個方法,雖然這些人跟他無冤無仇,但是他們的存在無疑是擋了他的路,讓他們去死就是無比正直正確的事情了。

    而同樣的,如果無法將這些人的尸體徹底的給弄成齏粉,任其消失的無影無蹤的話,那之后的尸檢當中,絕對會有人察覺到這幾位長老和宗主身上的異常情況,這不是羅修愿意看到的情況,所以,為了保險起見,羅修就趁著他解開陣法禁制的瞬間,強行施加了一股反沖的力量,瞬間將陣法當中的能量引爆。

    “我也不清楚,明明我只是激發出鑰匙的正常力量,為什么會出現爆炸,宗主他們如今是個什么情況?難不成之前宗主他們為了避免我真的強行阻止他們煉化這件后天靈寶,悄悄改變了陣法的運行不成?但是我敢肯定,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現在這情形已經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唉,真的是麻煩大了!早知如此,當初我就不應該應下這種差事!現在這情況,老夫也不知道怎么辦好了!”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陣法當中,林興堂嘆了口氣,神色當中滿是無奈地搖頭說道。

    此時此刻的林興堂內心當中怎么想的,絕對無人知道,但是從他臉上那種氣極敗壞的樣子,不難看出他現在有多么的憤怒,因為他這樣子,已經可以說明了很多問題了,更加主要的是,林興堂如今這副氣急敗壞的樣子,足以說明此時此刻的林興堂,究竟有多么的無奈!

    而且羅修注意到林興堂這種憤怒的表情,不是作偽,甚至于就連旁邊的林清,此刻表現出來的那種驚慌無措,也能清楚明白的告訴羅修,林興堂這兩人應該也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而且因為羅修的暗中出手,事情早就已經脫離了他們的計劃,兩人哪怕有所準備,也并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今天這種地步。

    “看這樣子,宗主他們應該是兇多吉少了,就是不知道當時宗主是不是早就預料到會有今天這一切,還是說宗主他們根本就沒機會將消息傳出來,以至于我們弄巧成拙!”林興堂不等羅修開口說什么,緊接著有些無奈的開口解釋道,此時此刻的他仿佛一瞬間老了無數歲,頭上的白發都隱隱約約的出現,讓羅修有些不可思議的同時,也感覺到了自己先前的算計,似乎有玩脫了的跡象。

    “父親,您別太過傷心,發生這種情況,誰也不想的,我們之前過來的時候遭人劫殺,估計那個時候,宗主他們就已經出了什么意外了吧,我們過來解開陣法禁制,只是想要解救大家,只是沒想到宗主他們會提前改變了陣法的用途,使得我們出了些問題,才會導致這場可怕的結果的,其實無論是我們,還是宗主他們都是被算計的一方,只不過所有的一切,現在都已經無法追查了!”見到自家父親如此悲傷的樣子,林清此刻也知道,不能讓林興堂如此下去,只得出口安慰道。

    此時此刻的羅修雖然嘴里這么說,但是內心當中卻是無比的興奮的,因為他此刻已經徹底地將一切收尾工作完成了,而且他的靈魂力已經徹查了周圍的一切,并沒有發現薛玉陽這些人的任何靈魂碎片,也就意味著這些家伙徹底的魂飛魄散了。這雖然和他的計劃有些出入,但無疑是一種更加完美的結果,所以羅修也只是佯裝傷心,實際上他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岳父大人,這個時候不是我們傷心糾結這些的時候,還是盡早做出決斷來,宗門的混亂還在繼續,如今我們根本不知道宗門當中,究竟有什么人是別派派來的奸細,所以當斷則斷,這個時候一定要先穩住中門的局勢,還有就是盡快通知隱居在禁地秘境當中的那些太上長老們,讓他們派人出來坐鎮宗門,也好以此徹底的穩定住局面!”見到林興堂這副樣子,羅修也知道這個時候林興堂心中的所想,然而有著自己通盤考慮的羅修,卻不得不強行打斷了他的思路,忍不住開口提醒道。就更不用說,這個時候,身處這片后山禁地當中,自己三人作為唯一的見證人,三人貿然出現在這里是有些不妥當的啊,為了避免被宵小之輩攀咬一口,他們只能先下手為強。

    “是啊,父親,這個時候再拖延時間,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不可控,宗主他們如今生死不知,我馬上就去魂堂當中看看他們的魂牌還在不在,不過可能性應該不大,宗門的宗主以及幾位太上長老,他們的魂牌好像都被放入了后山禁地的秘境當中了,那里是太上長老閉關所在,您還是先進去匯報一下這里的情況,我們三人一起過去,也好做個見證!”聽到羅修如此說,就連林清也知道情況緊急,忍不住開口勸自家父親。

    于是三人也就不再猶豫,在林興堂的帶領下,三人朝著斜對面的山壁而去,在那里,一個巨型的流光溢彩的七色光幕正一閃一閃的,陣法禁制散發出來的可怕能量活動,直接將空中血色長帆落下的無邊血云給驅散。而與此同時,見到這里的情況,讓羅修知道血色長帆的威力,真的就是他之前設定好的之外,更加讓羅修心中欣喜的則是,如今的局勢已經徹底的掌控在他的手中,雖然這也跟之前這血色長帆力量全部爆發,反噬了薛玉陽與幾位太上長老,并付出了很大的力量儲備有關,但也不得不說時機選擇的很是巧妙。

    只見林興堂再次恢復往日的神情,看著眼前這流光溢彩的七色屏障,他看了看羅修與林清兩人,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銅鏡子,鏡子上點點光芒如同浩瀚星空當中的無數星體一般,散發出璀璨的光華,接著羅修就見到林興堂雙手打出一連串的法訣,并且口中吐出一團濃郁刺激的至純靈氣,直接進入了這銅鏡當中,然后銅鏡猛然間光華大作,羅修只見那銅鏡內的那些無數光點匯聚,無數道璀璨的光華凝成一束,直接打在了面前這一閃一閃的七色光幕上,緊接著七色光幕一分為二,從中裂開了一條僅供兩人通行的門戶來。

    “你們兩個跟著一起進來,接下來無論你們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驚訝,也不要出聲,一切有老夫在,還有等會兒見了幾位太上長老,你們恭敬一點,沒準幾位太上長老心情一好,會給你們一些好處呢,不要想著其他的,宗門沒有你們想的那般脆弱!還有玄冥,你接下來一定要注意,回答問題的方式,一定要一口咬定,這血色長帆的真正威力你也不清楚,你只是奉元殊兩位長老的命令把這東西帶回來,直接交給宗主他們,至于幾位太上長老再問什么,你可以裝作一無所知!如今宗主和幾位太上長老全部隕落,我們是最大的嫌疑,尤其是你小子,無論到時候他們問什么,你都要如實照著我說的這么做,聽到沒有?這是在保護你,不要給我一根筋的,什么話都往外說!”林興堂此時此刻面色無比嚴肅看著羅修,說話的時候,神情更是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

    此時此刻,如果是其他人這么說,羅修早就跳腳了,但是說話的人是林興堂,羅修卻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聽著,畢竟自己跟他女兒已經發生了關系,也就意味著這人跟自己之間有了勾連,雙方如今可謂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也因此,對于林興堂的這番交代,羅修是沒辦法反對的,他也不認為林興棠會在這個時候坑他。

    畢竟三人并沒有真的做出什么危害宗門的事情來,哪怕他是冒充的,但是以他圣人級別的實力,偽裝的足夠小心謹慎,是不可能被外人看出異常的,最起碼乾坤宗的這幾位太上長老是無法發現他的異常的。

    雖然這秘境當中的那幾位太上長老都是準圣級別的強大存在,但是這也看什么時候,他現在已經在謀劃著,如果這些太上長老不知情識趣的話,有人膽敢反對林興堂主持乾坤宗的具體事務的話,那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鎮壓這些太上長老,讓他們老老實實的在這后山禁地秘境當中呆著,如果他們識趣的話,他是不介意讓這些人分攤一些利益權力的。

    “我知道了,父親!這些年來,你一直照顧著我,這次我也沒想到,會給門派惹來這么大的麻煩,早知道是這樣的話,我當初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這血色長帆帶回的,看這樣子,很顯然這血色長帆當中的無盡煞氣,對于我們而言,還是太過恐怖了點兒,就是不知道里邊的那些太上長老他們親自出手的話,會不會有效果!我知道父親你什么意思,我估計長老他們不會深究的,只會先將注意力集中在那血色長帆上,我不想宗門再有損失,所以請父親之后說話的時候,把問題說得嚴重一點,最好是能夠讓幾位太上長老打消重新煉化這血色長帆的想法!這東西的威能太強了,趁著那位強者還沒找上門來,我們盡可能的要把這東西給送出去,最好是能夠將之送到我們的敵對門派當中,讓他們去頭疼去!哪怕做不到,也要先將它給封印起來,再任由它這么持續破壞下去,我們乾坤門可就真的要從這個世界上除名了!”羅修嘆了口氣,點點頭,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