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江山戰圖 > 第688章 風起遼東

第688章 風起遼東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江山戰圖最新章節!

    馬車內,淵太祚疲憊地按著太陽穴,遼東半島的危機讓他現在確實有點焦頭爛額,寧寒義在信中說,回龍鎮的三千軍隊已被全殲,目前只有五千人守卑奢城,遼東半島已全面失守,懇求他派兵救援。

    這已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張鉉便在遼東半島全殲他的一萬軍隊,這一次又要把他的八千軍隊吃掉了,遼東半島就像一個漩渦,不斷吞噬他的資源,但他卻無法利用,沒有稅賦,沒有人口,拿著這個半島當勢力范圍又有什么意義?

    幾年前當隋朝結束第三次東征從高句麗撤軍后,他和高元便達成了一個協議,由他負責收復遼東半島,高元同意將遼東半島作為他的領地,同時,淵太祚也答應將來高句麗攻占遼東后,他放棄遼東的一切利益,當時他認為遼東可望而不可及,他便放棄了遼東,而選擇遼東半島這個可以立刻兌現的利益。

    現在淵太祚開始后悔了,遼東半島耗費他太多的資源,卻沒有半點收益,更重要是現在攻取遼東已經成為現實,所以高元任命乙支文德為征西大將軍,準備率軍三萬攻打遼東,明擺著是把他淵太祚撇在一邊了,所以淵太祚暗中指使契丹搶先下手,就是想引入契丹這個攪局者,最終迫使高元不得不讓他插手遼東。

    雖然淵太祚對遼東的如意算盤打得很精明,但遼東半島的局勢卻讓他無可奈何,高元不肯表態,權桓和乙支文德態度冷漠,顯然是不想過問遼東半島之事,讓自己去解決,可他現在的利益目標已轉為遼東,他哪里還能分出軍隊去支援卑奢城?

    馬車在淵太祚的府門前緩緩停下,侍衛扶他下了馬車,長子淵蓋蘇文連忙迎了上來,淵太祚問道:“卑奢城那邊有消息嗎?”

    淵蓋蘇文搖搖頭道:“父親,孩兒特地問過鷹奴,得知卑奢城那邊只有三只信鷹,寧寒義已經全部放出報信,三只信鷹目前都在我們府中,也就是說卑奢城那邊不會再有消息傳來!

    淵太祚一怔,頓時怒道:“寧寒義這個蠢貨,為什么不一只一只放,非要一起放出來!

    “或許他是擔心我們收不到消息!

    淵蓋蘇文解釋了一下,又關切地問道:“父親,君上同意派兵去救援卑奢城了嗎?”

    “他們都在裝聾作啞,不肯管遼東半島之事,非要讓我自己出兵,可一旦我出兵遼東半島,遼東這邊怎么辦?”

    淵蓋蘇文想了想道:“父親,孩兒覺得遼東半島那邊暫時不用管它,就像隋軍東征,最后隋軍敗退后,遼東半島便自然落回我們手中,我想只要我們拿下遼東,遼東半島遲早會回來!

    這個解釋雖然有點牽強,不過也算是一個解決方案,暫時不去考慮遼東半島之事,先集中兵力奪取遼東,反正卑奢城糧食充足,但愿寧寒義能堅持到最后吧!

    淵太祚轉念又一想,或許真如自己所言,進攻遼東半島的隋軍去救援柳城,半島之危就解了,那時寧寒義就能退兵返回烏骨城。

    淵太祚略略解開心頭之結,心情頓時又好了起來,他對長子淵蓋蘇文道:“明天乙支文德要趕去遼東城,你也率四萬軍隊出發去新城,權桓已同意將國內城的十萬石糧食調去新城,你以新城為根基,準備進攻遼東!

    .....

    五更時分,一名年輕官員便奔進了驛館,用力敲打關閉的房門,“侍郎!侍郎!”

    半晌,門吱嘎一聲打開了,露出一張略微疲倦的臉龐,正是工部侍郎李春,李春來柳城已經近半年了,半年來每天早出晚歸,殫精竭慮指導城內軍民進行各種防御措施的建設,甚至連除夕之夜也在鐵匠坊內度過,半年來,他變得更加黑瘦,臉上的胡須也長得如亂草一般,給人一種不修邊幅的感覺,如果不是他穿著一身又舊又臟的官服,他和挑菜來賣的老農沒有任何區別。

    “什么事?”李春困倦地問道。

    “啟稟侍郎,鐵門已經澆筑完成了!

    李春精神頓時一振,滿臉的困倦一掃而光,眉開眼笑問道:“不是還有兩天嗎?”

    “昨晚李江頭找到了澆筑之法,很快便完成了!

    “走!看看去!

    李春回屋披了一件衣服,跟著從事快步向鐵匠坊走去。

    鐵匠坊位于城西,原是社廟后院,李春集中了全城一百余名鐵匠,在這座占地五畝的后院中打造一些鑄鐵大件,主要是投石機、石砲底座,這些都已經完成。

    他們最困難是打造兩扇鑄鐵大門,李春已將北城門用巨石封死,只剩下南城門,有人提議用數層巨石堵住大門即可,但這樣他們自己也無法進出,遇到一些緊急事件,他們也需要開城門,所以大家達成共識,澆筑雙扇鑄鐵大門。

    大門高兩丈,厚達兩尺,重兩萬余斤,他們用遼東各地寺廟里收集來的鐵佛、鑄鐵大鐘等等大件熔化后澆筑,但澆鑄這種大門難度極大,近百名鐵匠足足用了一個多月,反復熔解澆鑄,終于獲得了成功。

    李春匆匆趕到鐵匠坊,只見空地上擺放著兩扇黑黝黝的鑄鐵大門,體型巨大,鐵匠頭領李江頭見李侍郎到來,連忙上前喜滋滋道:“昨晚我們用石膏為模子,原以為難以成功,沒想到居然成功了,僥幸!”

    李春上前看了一下大門,笑問道:“上次不是用石膏失敗了嗎?這次怎么就成功了?”

    “我們昨晚討論了一下,覺得上次石膏應該能成功,只是模子太薄了,被鐵汁的重量壓裂了,所以又做了一個厚模子,果然澆筑成功了!

    “太及時了!”

    李春回頭對從事道:“去把楊太守請來!”

    雖然天還沒有亮,但柳城郡太守楊善會已經早早起床了,楊善會在幾年前曾被宇文智及打斷四肢,雖然后來慢慢康復,但左腿卻瘸了,加上他為人刻薄,執法嚴厲,整天板著一張臉,遼東官名都不喜歡他,背后喚他為楊瘸子。

    楊善會雖然官譽不太好,但他卻十分精明能干,出任柳城太守后便立刻組建民團,規定十八歲以上,四十歲以下男子都要參加民團,又令郡丞盧赤峰嚴厲操練,而且時不時跑來監督,操練到半夜是家常便飯,使民團士兵叫苦不迭,背后個個詛咒他,他楊瘸子的外號就是這時候得來。

    從事剛剛走出大院,便正好遇到了楊善會,楊善會也聽說鐵門已經鑄成,連忙趕過來查看。

    “太守這么早就來了?”李春笑著上前拱手道。

    “睡不著!”

    楊善會雖然為人刻薄,不過對李春卻很客氣,畢竟李春是工部侍郎,官職和他平級,又是齊王派來助他加強防御,楊善會也十分感激李春這半年的辛勞。

    兩人走到鐵門前,楊善會蹲下仔細看了看鐵門,問鐵匠道:“這鐵門能承受多大的沖擊?”

    幾名鐵匠戰戰兢兢答不出來,他們只負責干活,具體設計卻和他們無關,李春笑道:“它是整體澆鑄,我測算過,估計能抵御萬斤的沖擊力,最大的攻城槌也就萬斤沖擊力!

    他們之所以重視大門防御,主要是高句麗人擅長于用攻城槌,這半年來,李春將柳城的城墻重新修砌,加厚了兩倍不止,就算最大的攻城槌也擊不垮它。

    這時,楊善會低聲對李春道:“李侍郎,請借一步說話!

    李春見楊善會表情凝重,心中有點詫異,便跟隨他走出了大院,大院外便是上城甬道,兩人走上城頭,楊善會凝視著北方依舊黑沉沉的夜空,半晌道:“我得到確實消息,契丹已經出兵了!(未完待續。)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