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蕪凰 > 第17章 北魏之變

第17章 北魏之變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蕪凰最新章節!

    這個冬天像漫天的雪花,輕飄飄地滑落無痕,消失無蹤。

    那個曾被百姓笑談為“大宋之歌”的京城第一貴女,香消玉殞已快半年了。連酒肆茶館都不再做紅粉枯骨的惋惜慨嘆。

    徐芷歌當真從這世上灰飛煙滅了。

    徐府,恢復了往日的富庶寧靜。

    富陽公主頂著九個月的孕肚,由丫鬟婆子簇擁著,徜徉在春日的暖陽里。她十六歲嫁入徐府,如今已是十一年。夫君和婆母憐愛她,怕她年紀小經不住生育之難,等到她年滿雙十,才開始孕育子嗣。

    可是,她的肚子卻不如她的人那般有福氣,倒生難產,她險些喪命,才生下女兒小樂兒。此后,她的肚皮就再沒動靜。如今,小樂兒都六歲了。

    芙蓉撫著高高隆起的肚子,但愿這次肚子能爭口氣,能生個兒子。這個兒子對徐家、對喬之太重要了,只有一個嫡子才能讓這暮氣沉沉的徐府重新煥發生氣吧。

    “阿蓉,怎么穿得如此單?”喬之捧著棗紅色的貂裘披風,急匆匆地追了過來,不由分說地將妻子嚴嚴實實裹住,扭頭便訓斥丫鬟婆子,“你們是怎么伺候主子的?!”

    芙蓉笑著挽住丈夫的胳膊,替下人求情道:“不關他們的事。是我近來格外怕熱!

    喬之很緊張地撫了撫妻子的額:“怕熱?請大夫瞧過了嗎?”

    芙蓉笑意愈甚,滋補得當的面容略顯富態:“沒事,孕婦怕熱是正常的!

    喬之趕緊又將大氅從妻子肩頭脫了下來:“那就別捂著了!

    芙蓉笑著點頭:“嗯,都聽你的!彼熘煞,慢慢散起步來,“衙門事多,你其實不必陪著我的!

    上一個冬天異常漫長,大雪霜凍,北邊不少地方遭了雪災。雖說是瑞雪兆豐年,可宋少帝在位時,苛捐雜稅,年年征戰,北方百姓一貧如洗,無衣蔽體、無瓦遮頭的貧民在這場大雪在里餓死凍死的不少。

    皇帝有心賑災,可國庫空虛,糧倉告急,加上徐羨之離朝,徐喬之守孝,皇帝竟陷入無錢無糧、無人可用的境地。

    義隆無奈之下,只得下旨奪情,召喬之回戶部,并擢升他為戶部侍郎,這才總算解了雪災之急。

    喬之原本溫情脈脈的面容,因為這句話變得冷肅:“要出錢出糧出人的時候,就想到我徐家。災情一過,轉臉就不認人,涼薄更甚少帝,這樣的衙門,去做什么?還不如在家為母守孝,守著你和小樂兒!

    芙蓉臉上笑容褪了去,憂慮地看著丈夫:“皇上有些事確實做得過分。只君臣之禮——”

    “我曉得的!眴讨挥嘌,轉而安慰妻子,“小幺的死,我們都忍下了。更何況區區幾個銅錢?”

    芙蓉哀戚地垂目,瞬即紅了眼圈:“是我對不住芷歌,我領著她入宮,卻沒保護好她!毙」米映鍪潞,芙蓉非常自責,整個孕期除了丈夫陪伴的時光有些笑容,平日都是愁云陰郁的。

    喬之自知失言,住步摟住妻子:“怎么又哭了?都說了不關你的事,別自責了!

    芙蓉淚落連珠,哽咽道:“你和父親不曾怪我,我卻原諒不了自己!

    “好了。別哭了!眴讨蛔〉亟o妻子擦淚,“你真是傻。小幺出事那會,就知道有孕了,卻還瞞著我。操持她的喪事,并不能救回她,倒差點落了胎。你啊,太傻了!

    芙蓉埋頭在丈夫懷里,泣不成聲:“對不起,喬之,對不起啊!

    喬之暗嘆一氣,無奈地撫著妻子的背,喃喃寬慰著。好些次,他險些就要忍不住告訴妻子,他的妹妹還活著,那一切只是個金蟬脫殼的局?墒,心底再不忍都好,這個秘密他只能永世埋在心里。

    他嘆:“別哭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彼麚嶂拮拥聂W:“徐家,再過一個月就要添丁了。說不準,還會雙喜臨門!

    芙蓉抬頭,淚眼婆娑地看著丈夫:“雙喜?”

    “嗯!眴讨V定地點頭,“冬日里,魏國邊境就有些不太平。牧民時有侵擾掠奪。聽說,魏王拓跋嗣重病,封了長子拓跋燾為泰平王,并任命他為相國監管國事,加授大將軍。北蠻窮兵黷武,新帝登基前必起戰事。拓跋燾不日將領軍南下!

    芙蓉驚懼地睜大眼睛:“如此……何來喜事?”

    喬之撫了撫她的鬢發:“我知,我說這對我徐家是喜事,你心底必然是不安樂的。你放心,拓跋燾初登大寶,南下侵擾只是一時耀武揚威罷了,不會帶來太大的災禍。只是,戰事一起,必得有人掛帥。二哥戍邊多年,是掛帥的不二人選。如此,父親重歸朝堂便指日可待了!

    芙蓉微張著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果如喬之所料,芙蓉臨盆那日,北方傳來戰事。北魏泰平王拓跋燾領六軍南下,直逼郯郡。郯郡是南北要塞,拓跋燾取道郯郡西可攻打胡夏,東可攻打燕國,南可攻打宋國。

    大宋朝野震驚,群臣紛紛猜測拓跋燾此行究竟是攻打何處。只未雨綢繆,任命掛帥之將已是刻不容緩。

    義隆此前已下旨奪情過一次,任命徐羨之庶子徐湛之為驃騎將軍,鎮守北境滑臺。

    如今,拓跋燾領軍來襲,義隆再下圣旨,擢徐湛之為護國將軍,率軍抵擋北魏入侵。

    可出人意料的是,徐湛之竟在圣旨抵達滑臺之前,上奏請辭,言道“母親仙逝,身為人子不能善事父母,心存愧疚,夜不能寐,請辭回鄉為母守孝!

    “好個徐湛之!”御案前,義隆揪起奏章狠狠甩在地上。

    王曇首彎腰拾起奏章:“不如派微臣前往滑臺,勸勸湛之兄?”

    義隆比手,近來他是越來越易怒了,他有些自惱:“不必。湛之的脾性,朕清楚得很。再勸也是無用!

    “那?”年輕的謀士,凈白清瘦,細長的眸子透著睿智的光芒,“其實皇上詔徐羨之回朝,也并算不得是損失。來日方長!

    “朕本也沒打算就此踢他出朝堂!绷x隆揮了揮手,“替朕擬旨吧!

    王曇首折腰稱諾,轉念,又不無憂心地說道:“恕微臣直言,皇上雖與湛之兄有約在先,但畢竟是血濃于水,要他倒戈皇上,反叛家族恐怕是不易。這次,他的立場就是最好的證明!

    義隆斂眸不語。邱葉志早在十年前就叮囑他與徐府的公子交好,尤其是庶子。義隆與徐家庶二子徐湛之最是親近,幾乎無話不談。在登基之初,他曾與湛之歃血為盟,若有朝一日,面對國家大義,湛之將義無反顧地幫他,哪怕是逼徐羨之下臺。

    湛之未及三十,已是鎮守北境的定邦磐石。有他效忠輔佐,義隆才能毫無后顧之憂地削弱徐羨之的權勢。

    義隆深曉,湛之對父親徐羨之是心存怨懟的。徐湛之的母親,分明是徐府老太爺為徐羨之迎娶的正妻,卻不料,徐羨之為了求娶蘭陵潘家的貴女,薄情寡義,一紙休書將湛之的母親休妻為妾。徐湛之從嫡次子變成了庶二子,嫡庶之別在高門世家可說是云泥之別。

    湛之的生母郁郁寡歡,不過幾年就撒手而去。身為人子,湛之如何能不怨不忿?

    因著這層舊事,義隆對湛之格外上心,加上脾性相投,兩人不是手足更勝手足。

    義隆轉而看向到彥之:“傳令狼子夜,命他帶朕的書信前往滑臺,務必帶回徐湛之的回信!

    “諾!钡綇┲。

    王曇首蹙眉:“皇上,恕臣直言,狼子夜出身狼匪,恐怕并非可用之人!

    義隆移眸看他,玩味地勾了唇:“哦?愛卿既然勸諫朕唯才是舉,嚴管官員考試和選拔制度。狼子夜雖然不是士族出身,但狼人谷的勢力不容小覷,他本人的武功更是天下聞名。朕啟用他又有何不可?”

    王曇首竟頭一次詞窮,只得躬身長揖:“是微臣狹隘了!

    義隆起身:“既然召了徐羨之回朝,朕免不得要騰出地方來給他一展所長。接下來一段時日,朕會去棲霞書院靜修,朝中事務有勞愛卿!

    王曇首訝異地抬頭:“這……這恐怕——”

    義隆比手:“以退為進,他徐羨之能用,朕就不能用?”

    王曇首猶豫片刻,到底是緘默了。待從承明殿出來,他忍不住試探到彥之的口風:“皇上如此安排,究竟是何意?戰事在即,皇上竟不在朝為政,這——”他一聲長嘆,直搖頭。

    到彥之寬慰地笑了笑:“皇上自有皇上的道理。奏章會準時送往棲霞書院供陛下批閱,耽誤不了政事的!

    王曇首無奈,長嘆一聲,出了宮。

    ……

    無名山谷,翠林深處,一聲聲鞭響回蕩,驚起飛鳥嗚呀呀地直竄上高空。

    “蕪歌,欲速則不達。歇一會吧!

    鞭響聲并未中斷,反倒有愈發強勁之勢。

    心一懷里的黑貓受了驚,“喵嗚”一聲,躥上旁邊的竹子,呲溜爬上梢頂貓了起來。

    心一搖搖頭,隨手撿起地上散落的一根竹枝,嗖地出手,挑起狠狠抽向凌亂竹叢的鞭子,幾個旋身,四兩撥千斤地阻住鞭子的攻勢,再一旋身,另一只手已靈巧地扣住蕪歌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卸下了她手中的鞭子。

    蕪歌手腕生疼,懊惱地出聲:“喂——”

    心一迅速收手,生生地退開兩步,雙手合十,輕喃一句“阿彌陀佛!

    蕪歌一邊揉著手腕,一邊狠狠地瞪他:“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別成天嘴上掛著阿彌陀佛,也別成天管著我!

    “我也跟你說過很多次,我之所以教你內功心法,是為了替你調理心脈。你逼著十七教你鞭法,雖是防身之用,卻打亂了整個治療方案。若非如此,你怎會拖到如今還未痊愈!毙囊缓掼F不成鋼地看著她,“你這般不愛惜自己,不單害了你自己,更連累了別人。我原本是要云游去找師父的,現如今被你拖著,不知何年才能成行了!

    心一本意并非埋怨她,可近來卻有些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語了。實在是這個女子太不顧惜自己的性命和身體了。前番軟磨硬泡地逼著他配合“杜鵑紅”之計,他本是一口回絕了的。

    雖然他早已參透了解毒之法,可那毒實在是陰狠,哪怕是事先服下了解藥,也是九死一生。他卻沒料到,她竟服下解藥,先斬后奏了。待他趕到徐府,看到她吊著一口氣的模樣,他簡直怒火攻心,卻也無可奈何。除了硬著頭皮幫她,他實在是——哎——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