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女請自重 > 第六十章 離別之際

第六十章 離別之際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妖女請自重最新章節!

    仍然是清晨,火鴉軍駐地。

    一個人工湖旁,計元站在涼亭里,目光深邃中帶著某種期待。

    在他手邊有一個水桶,里面裝了無數小魚。

    確實是無數小魚。

    明明看起來不大,可江云鶴有一天早上看到計元往湖中倒了半天,起碼有一分鐘,桶里的水和小魚都沒少上半分。

    “統領!苯弃Q抱拳見禮后就站到計元往后一個身位,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仍然是那只不知死活每天在計元面前晃來晃去的大龜。

    體型足有三米長,背后帶著紅色的紋路,仿佛一團肆意燃燒的火焰。

    “吃么?”計元問道。

    江云鶴還以為他說的是龜,結果發現他伸手指了指。

    “這魚挺不錯的!

    江云鶴看了一眼,里面的小魚每只有三寸長短,晶瑩剔透,連骨骼都看的清楚。

    突然覺得這魚應該挺好吃。

    “這些火焰龜都很喜歡吃!庇嬙H為欣喜道:“不枉我廢了那么多心思弄到這件寶物!

    “不吃!苯弃Q果斷拒絕。

    計元也不再提,反手扔了個東西過來,江云鶴順手一接,入手堅硬而溫暖,似乎還在微微跳動著。

    低頭看了一眼,竟然是昨日那保家仙體內精華匯聚的紅色晶體。

    “你知道這是什么?”計元反問道。

    “是那保家仙的精華匯聚吧!”江云鶴頗為肯定道。

    “不錯!”計元微微點頭:“鬼神之力與我等不同,也有相似之處。這顆血精的作用,便是能讓涌泉境突破到氣海境!

    江云鶴頗為好奇的把玩著。

    “心動沒有?”計元轉過身來目含笑意的看他,見他沒露出絲毫喜色,微微點頭,表示贊許。

    “壞處也不少吧!苯弃Q機警反問道。

    “壞處自然也有,那就是,前路斷絕!

    “代價夠大的!”江云鶴咋舌道。

    “世間哪有兩全法,有得必有失。普通修士終其一生也不過涌泉,這血精倒是一條路,雖然也是一條死路!庇嬙⑽u頭,感嘆道:

    “當年仙雍國可是盛極一時啊,殺的可不是這些普通鬼神,而是山君、河神、湖神,殺的天下鬼神無不惶恐,最后在反噬之下一朝崩毀,后裔全都死絕!”

    這種事江云鶴還真是從沒聽說過,就連仙雍這名字他都是第一次聽到。

    不過想想上古大國殺的天下鬼神無不惶恐,那是威風的緊了。

    “此物留之無用,便給你了!庇嬙獢[擺手道。

    “用了后會不會讓人察覺,被鬼神厭惡什么的?”江云鶴心中已經有了這血精的去處,不過突然想起,問了一句。

    這世界鬼神可不少,單單這盛州城內就有三個呢。

    “那倒是沒有,除了前路斷絕,日后只能使用更高等的血精提升,倒是沒有其他異樣。不然那仙雍哪能做大一方,早就滅國了!

    江云鶴這才放下心來。

    “你準備一下,快則十日,慢則半月,想必調令就會下來。我要調任慶陽府了!

    “明白了!苯弃Q道。

    ……

    回了院子,江云鶴拿出兩把扇子,細細查看。

    兩把扇子的扇骨都是骨白色,是由真正的骨頭制成,手感溫潤,有如美玉一般。

    而扇面微微泛黃,上面沒有任何書畫。

    江云鶴摩挲半天,覺得扇面可能是動物身上的某種膜,反正肯定不是紙。

    昨天他就發現這兩把扇子內部有許多斷缺之處,當時就懷疑這兩把扇子本是一體,或者一對。

    不過怎么恢復原狀,還得研究一番才行。

    結果兩把扇子剛并到一起,只見一抹光華閃過,便成了一把扇子。

    “就這么簡單?”江云鶴頗為詫異,既然這么簡單,兩人為什么要一人一把?

    江云鶴稍一研究,就發現了問題,這東西想要扇風是需要靈力的。

    然而合二為一的扇子,自己根本扇不動。

    也就是說,起碼要氣海境以上才能使用,難怪兩人會一人拿一把,這樣威力雖然小得多,可涌泉境就能使用了。

    而且半個扇子想要扇一下也要消耗大量靈力。

    研究過后,江云鶴只得又把扇子拆開,一把塞進納物袋,一把在手中拿著,轉頭又去研究那個血精。

    ……

    一周后。

    “喂,我跟你說個事!”劉玉兒一邊喝著茶水,偷偷看江云鶴。

    “什么事?”江云鶴放下書,笑著問道。

    “我和我爹要出門一趟,得段時間才能回來!

    “危險么?”江云鶴輕聲問道,劉守成劉玉兒父女經常會接到一些活計,比如之前五登縣那種。

    很多普通修士都是如此。

    這樣的任務,風險自然也不小。

    劉玉兒心中有點兒小甜蜜。

    “還好吧,就是個妖物,只要趕走它就行了。不過有點兒遠,一來一回要耽誤十天八天的!

    “這樣啊!苯弃Q略微思索一下,將那顆血精掏出來給劉玉兒。

    “送我的?”劉玉兒頗為驚喜。

    “送你爹的!苯弃Q溫和笑道。

    然后就看面前少女臉色蹭的變得通紅,頓時知道她想歪了。

    “這是血精,能讓一個涌泉境突破到氣海境,然而也僅能到此,后面除非有更高級的血精,否則無路可走,相當于斷了修行的路!苯弃Q道。

    劉玉兒臉色更紅了,扭捏道

    “是不是早了點兒?”

    “我要走了!苯弃Q突然道。

    “?”劉玉兒茫然的看向他。

    “統領要調任到慶陽府,我得跟著一起去。以后想找我,只能去慶陽府了!苯弃Q溫和說道。

    “?哦!哦……”劉玉兒的有些失落,立刻變得沒了精神。

    “慶陽府很遠呢……我還沒去過……而且那里高手如云……”劉玉兒低聲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么。

    只是覺得面前的少年去了慶陽府后,就一下變得離自己很遠。

    江云鶴安靜聽著,也不開口。

    許久之后,眼看著她情緒越來越低沉,都快陷入自閉了才道:“離別只是為了再次相逢而已。而且,氣海境哪怕在慶陽府也算是小有實力吧!

    “那當然了,氣海境在這里算是高手了,到了慶陽府也不會被人太看輕……”劉玉兒說著說著突然驚喜道:“所以你把這個給我爹?”

    江云鶴聳聳肩,隨她怎么想了。

    “劉道友想要突破到涌泉境,幾率不高。若是用了這個,雖然說止步于氣海,但自保能力要高上許多,你也能更進一步。當然,這看劉道友是否想要使用了!苯弃Q道。

    劉守成若是成了氣海,州城這種地方算得上個高手,所能獲得的資源自然不是以前能比的。

    劉玉兒說不定能借此更進一步,憑借自身修煉到氣海境。

    “我爹當然會用,涌泉境才一百五十年的壽命,到了氣海就有三百年,他巴不得呢!哪怕不能再進一步也值了,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修士,能進氣海境的,哪個不是天賦、實力、運氣都極好!”劉玉兒飛快道!安贿^這是什么?你怎么得來的?能讓人一步登天唉,如果被人知道,肯定有的是人想搶!

    “之前不是有幾個鬼神發瘋么,從幕后那兩個修士手中得的,統領又轉手給了我,我也用不上!苯弃Q沒說這東西是鬼神精華凝聚。

    計元雖然很隨意就說出來了,不過他敏銳察覺到這東西的消息若是傳出去,恐怕要惹麻煩。

    一個強大的國度都因此破碎了,何況幾個普通修士?

    劉玉兒疑惑的看向江云鶴,“你為什么用不上?”

    “修煉這種事,不是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么!”江云鶴雙手一攤!拔乙恢辈焕斫鉃槭裁磿心敲炊嗳送黄撇涣藲夂>!

    “雖然我不能理解,不過我尊重這個客觀事實!

    劉玉兒怎么看江云鶴都覺得此時的他可惡至極,讓人恨不得搬起石頭砸他臉上。

    不過被他這一氣,之前的情緒低落倒是緩過來了。

    實際上就是小女孩兒一時離愁而已,對于這種情況,江云鶴從來都是手到擒來。

    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你什么時候走?”劉玉兒問道。

    她也明白過來,之前劉守成不去慶陽府,一來是路遠,路上也危險。

    二來是那里高手如云,他這種涌泉境到了那里什么都算不上,自然不愛去。

    如果成了氣海境,哪怕在慶陽府也能站得住腳了。

    “五天后!

    計元已經接到了調令,一只金眼雕送來的,隨同而來的還有一份朝廷的報紙,江云鶴一直盤算著借來看看的。

    “哦。那我和我爹先不走了,等你離開后再走!眲⒂駜赫f道。

    “成了氣海境再去,也安全些!

    ……

    “咦,連房子都沒了?誰這么無聊?”蘇小小站在空中看著下方,原本五陽山中那個院子,此時只剩下一個坑,連塊磚瓦都沒留下。

    在空中轉了一圈,身形突然落下,下方正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小女孩兒,正是兔妖小白。

    “呀!”小白看到面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往地里鉆,然后被人一把捏住長長的耳朵。

    “疼疼疼疼!別打我……”小白眼淚都要下來了!拔覜]看到是仙子,還以為是壞人……”

    “說說吧,我走后都發生什么了?”

    蘇小小等怯生生的小白說完,方才明白自己走后發生的事。

    “切,那蠢丫頭,竟然連地皮都挖走了,果然蠢的不可救藥!碧K小小扯了下嘴角,鄙夷道。

    “那小子還真是害人不淺……不過誰讓她蠢呢!哈,真好笑!”

    “算了,老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先去把那小子抓回來!碧K小小身形一動,就消失在小白面前。

    小白呆了呆,左右看了看,確認蘇小小離開后。

    “嗖”一下就鉆地里了。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