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女請自重 > 第三十二章 刮地三尺

第三十二章 刮地三尺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妖女請自重最新章節!

    空中,一個展翼足有六米的紙鳥在空中盤旋,一個人影從空中而落,是個道士打扮的中年女子。

    正是執月的師傅,南月。

    在院子里站了片刻,仔細打量了周圍,才邁步走進中間的屋子,只見里面擺著兩個小臂粗的紅色蠟燭,到處都是紅布裝點,看著真像凡間結婚之時的喜氣模樣。

    執月正側臥在榻上昏睡著。

    來到此處后,等執月將事情講完,見執月情緒激動,難免傷身,她便用了個小術讓執月睡過去。

    “傻丫頭,幾個月就被人迷的神魂顛倒!蹦显螺p嘆一句。

    對于兩人的事情,她知道了。

    雖然素未謀面,不過對江云鶴倒是有些好感。

    起碼他在那種時候把自己的乖徒弟給救下來了,算是有些擔當。

    更何況不單單是保住了執月,如果執月死了,五蘊圖也會自動消失,因此救了執月,更是保住了重寶五蘊圖。

    如果按照執月的話,兩天就入門《琉璃真法》,天賦也是上佳。

    雖然修行時間晚了點兒,但既然已經入了門,那就沒什么妨礙了。

    若是收到門下,未來數百年可期。,

    要知道對于這種天賦絕佳的弟子,各門各派都是當寶貝看的。

    當然,她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把自己的徒弟騙成這樣。

    另外一件事便是種子已成,五蘊圖放在執月那里也沒用了,不過這件重寶只能由人度人,應當再找一個合適的人選將五蘊圖度過去。

    這些日子門中幾個長老已經多次找自己商談此事了,都想將此寶度給其得意弟子,關鍵時刻能救其一命。

    五蘊圖乃是自己一系的重寶,他們為此肯付出不小代價。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穿著白色道袍的青年男子在門前抱拳道:“掌月長老,沒有發現妖物和人的蹤跡!

    紫宸宗有掌日、月、星三大長老,南月便是其中的掌月長老。

    “下去吧!

    南月輕嘆一聲。

    過了許久,執月方才醒來,看到周圍熟悉的景象,幾乎以為自己還是與江云鶴在一起。

    愣了好久才道:“師傅!”

    用期盼的目光看過去。

    “傻徒兒!蹦显挛⑽u頭:“你也不用急,再有不到白日便是兩道論劍,到時蘇小小必定會出現,到時便可詢問他的蹤跡!

    執月沉默的點點頭。

    “好好休息,明日早上我們便離開!

    執月先是將房間內一切都印在眼里,隨后開始收拾,不論是桌椅還是床榻,包括蠟燭,全都用兩顆珠子裝好。

    忙了足足一夜,執月站在院子里回頭看空蕩蕩的屋子,最后拋出一顆散著白光的珠子,一道白光往下一刷,連屋子都消失無蹤。

    紫宸宗的人走了許久,一只金色大鳥從空中飛過,向下看了一眼,口吐人言,是個軟軟的女聲。

    “這些人還真是刮地三尺!”

    ……

    江云鶴此時已經到了五陽山西北方最近的城外,遠處的城墻只有八米高,進出的少有商隊,多是穿著布衣的百姓。

    按照江云鶴在之前村子打聽的消息,這里叫做五登縣,縣城內人口大約五六萬,實際上也不算小了。

    畢竟這個時代可與現代地球不同。

    主要是這里靠近五陽山,多有收購草藥的商人在這里開設店鋪,同時也會帶來不少外地物品,因此頗為熱鬧。

    “有些期待!”江云鶴臉上洋溢著笑容。

    就像是第一次離家上大學的少年,帶著那種對未來的向往。

    是自由的味道。

    “你,過來。就你,頭發怪模怪樣的那個!”

    還沒等江云鶴憧憬完,就被兩個黑甲大漢的呼和給拉回了現實。

    左右看了一圈,確定在說自己之后,江云鶴疑惑的走過去。

    “你,做什么的!碑斚却鬂h身高足有一米八,和江云鶴差不多,腰圍大他一圈,又穿著皮甲,看起來威風凜凜。

    一按在刀柄上,臉上沒有半絲笑意,而且身上帶著殺伐之氣,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精兵。

    “沒想到一個縣城的守門軍士都這么精銳,這萬生國,很厲害!”

    不過江云鶴更疑惑的是,別人都沒見到檢查,怎么就認準自己了?

    沒等他問,那軍士倒先開口了:“一張小白臉,沒風吹沒日曬的,一看就不是務農的,也不是打獵采藥的。你這身衣服,也不像是讀書的。說吧,干什么的?”

    江云鶴豎起大拇指:“軍爺,好眼力!

    “廢話,眼力不好,我能在這么?”那大漢眼珠子一翻。

    也不知道這話是自夸還是自黑。

    “我是修行中人,剛剛下山!苯弃Q實話實說。

    之前從執月那已經知道,這荒國、萬生、武國地域,由于妖物、鬼怪、正神、淫祀眾多的關系,修行者和凡間聯系很密切,自古以來都是如此,并沒有很多小說中那么高高在上。

    因此蘇小小出入都住凡間客棧,甚至在客棧大堂里還遇到萬甲宗的修士。

    “你,修行中人?行啊,證明給我看看!贝鬂h冷笑一聲。

    修行者和凡間聯系再密切也是高來高去的,再看看你,一頭半長不短的怪異頭發,一身破布衣服,臉上風塵仆仆的樣子,哪看得出來是修行的人?

    江云鶴略有些驚訝。

    這軍士,底氣很硬!

    這讓江云鶴對這個世界的國家高看一眼,之前執月沒怎么提,他也沒太在意。

    現在看來,這個世界的國家恐怕實力不弱。

    “軍爺,借你這竹筒一用!苯弃Q眼睛一轉,看到軍師腰上掛著的竹筒便道。

    “給你!”那軍士二話不說,腰上摘下來扔給江云鶴。

    江云鶴打開真實視界看了一眼,隨后在竹筒上一抹,肉眼可見那竹筒變成一個石筒。

    那軍士接過來一看,倒是有些驚訝。

    “倒是真有些道行,是我唐突了。

    進去吧,別惹事。

    若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可以往縣衙走一趟,最近城內不安定,有陰穢之物作亂,縣太爺已經召集城內大戶出了賞銀!

    “多謝!”江云鶴笑了笑,抱拳感謝,大步朝著城內走去。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