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女請自重 > 第十九章 旖旎

第十九章 旖旎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妖女請自重最新章節!

    “今晚失敗了,我明天怎么也幫你做一個!苯弃Q道。

    “別說了!眻淘轮苯泳豌@綢緞下面,把自己擋的嚴嚴實實。

    過了好半天才悶聲道:“謝謝你!

    江云鶴笑了笑。

    雖然不知道執月的年紀,不過感覺她年紀不大。

    坐在墻角又想了一遍今天學的那些字,竟然全在腦海里,一個都沒忘,讓他頗為欣喜。

    似乎穿越后自己不但恢復青春,而且記憶力比以前更好了。

    這時江云鶴聽到外面傳來些聲響,推開門一看,只見院子里擺著一張桌子,上面點燃兩根蠟燭,還有一個人頭大小的香爐里插著三根香,正冒著裊裊青煙。

    站在桌子前的正是蘇小小。

    只見她拿出那根從旸山君身上砍下來的尾巴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把刀在手指上點了一下,接著左手在空中一劃,祭壇上便出現一層血色。

    蘇小小又拿出個小瓶朝著空中一扔,小瓶中頓時涌出一條血河。

    巴掌大小的一個小瓶,倒出的那一條血河起碼能裝滿三個大缸,頓時刺鼻的血腥味散發開。

    “引!”

    之前那把小刀落入血河之中,血河肉眼可見的減少,倒最后消失一空,只剩下一把通體赤色的小刀,江云鶴似乎聽到了一聲飽嗝。

    “赤明!”蘇小小雙手一挑,那小刀和虎尾頓時破空飛去。

    “拜謝赤明真君!碧K小小躬身一拜,大袖一拂,祭壇、香爐全都不見了蹤影。

    雙手背在身后,身子一擺一擺的,看起來心情極好,回頭看到江云鶴,沖他露出個嫵媚笑容,身子一動,就沒了蹤影。

    “赤明妖法!”執月在床上冷哼一聲道!澳茄衷诤θ肆!

    “什么是赤明妖法?”江云鶴好奇道。

    “若是你被她取了血液或身體一部分,哪怕是一根頭發,便能通過冥冥中的聯系,借用赤明星之力來害你。哪怕間隔萬里也難以逃脫,防不勝防。

    當初赤明教就是因此被諸派剿滅,這妖女不知從哪得了這門妖法。

    也不知她要害誰!”執月郁郁道。

    畢竟她是被蘇小小抓到這,蘇小小又會這門妖法,哪怕自己之后逃掉了也難免被她所害。

    好在這門妖法施展不易,不但需要對方肢體一部分,還需要一件寶兵,更要連接上赤明星才行。

    否則赤明教當初也未必那么容易被剿滅。

    江云鶴嘆為觀止,認識蘇小小這幾日,她奇異功法手段層出不窮。

    換誰遇到這樣的敵人都會頭疼。

    不過執月的疑惑他倒是解答了:“是旸山君!

    “哪個?”

    “據說是旸山之主,之前曾追殺過蘇小小,被她斬了一條尾巴!苯弃Q略微解釋幾句。

    “原來是他!眻淘曼c點頭,隨后不知道想起什么,冷笑起來。

    “這次妖女要失算了!

    “怎么?”

    “那旸山君的身份少有人知,我卻是知道一點。世人皆以為他乃是一只白虎開了靈智,哪知他是個人!眻淘吕湫Φ,此時赤明妖法已經結束,她也不怕被蘇小小所知。

    “旸山君是人?”江云鶴錯愕,當初他可見過旸山君,親眼看到是一只白虎。

    “他本命陸常林,乃是陽晉縣令,兇暴殘酷,動輒將人投入其衙門外的站籠,兩三日便會站死。五年間其衙門外十二具站籠站死近千人,被人稱作勝虎,便是兇惡尤勝虎狼。

    后來一日渾身癢痛難耐,在家臥床七日后,變為一只老虎,殺死家丁數人后逃入山林。又機緣巧合得了山君印,便搖身一變成了旸山君!

    執月語速不快,娓娓道來,江云鶴聽的目瞪口呆。

    好像在聽志怪故事一般。

    “人怎么會變成虎……”江云鶴剛脫口而出,便恍然大悟。

    執月是怎么知道這么清楚的?

    怕是和紫宸宗的人脫不了干系。

    果然接下來聽執月道:“此事與我宗內一位前輩有些關系,因此我有所耳聞!

    “那赤明妖術,必須用同類血液,對象是虎便用虎血,用人便用人血。那蘇小小不知道此事,又一日不見蹤影,想來是去殺了只虎妖,卻是白費一場功夫!

    江云鶴嘖嘖稱奇,將人變成老虎,這也堪稱神奇了。

    莫名想到那老來,不知道是驢變成老來,還是老來變成驢。

    還有那赤明妖術也頗為詭異。

    江云鶴對修行更為期待了,不過還是要按捺住,將這本書全都弄明白后再開始修行。

    只希望自己到時候能夠順利。

    “原來如此,倒是便宜那家伙了!碧K小小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不過呢,旸山君那家伙于我并無所謂,倒是你二人,昨日良辰吉日耽誤了,今天可莫要再誤了這對花燭!

    蘇小小話落,江云鶴的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朝著執月走去。

    “你……”執月臉色頓變,卻發現江云鶴表情不對,目光往地上一掃,便看到幾道喜如發絲的黑色影子從門縫連到江云鶴的影子上。

    執月瞪大眼睛,將嘴閉的緊緊的,一言不發,此時說什么已經無益,反倒讓蘇小小得意。

    隨后面前那個少年就撲在自己的身體上,一股昨晚已經聞過的,如同青草一樣的味道傳入鼻中。

    執月咬緊嘴唇,扭頭閉上眼睛,心中一陣悲哀。

    溫熱的呼吸噴在脖頸之上,讓她一陣陣戰栗。

    然后……沒有然后了……

    江云鶴趴在那就不動了。

    門外傳來蘇小小一陣陣的笑聲。

    “那叫什么來著?凡人總是說的……早生貴子?嘻嘻……”蘇小小的聲音漸漸遠去。

    執月睜開眼睛,想要將江云鶴推開,然而自身也完全動彈不得。

    兩人就這樣大半個身子疊在一起,互相感受著熱度,江云鶴的鼻子蹭在執月的臉頰上,每一次呼吸都噴在她的的脖頸。

    江云鶴忍住心中旖旎,無奈道:“你還好吧?蘇小小……那妖女……唉……”

    執月的脖頸處變成玫瑰一般的紅色,起了一片細小的雞皮疙瘩。

    “好在,蘇小小似乎以為兩人抱在一起睡覺就可以生孩子了……”江云鶴小聲道。

    心中覺得好笑。

    沒想到那妖女……這方面還不如個小學生。

    本以為要上高速,沒想到一個急轉彎,平安駛入幼兒園……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