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龍騎士的快樂 > 第0137章 目標

第0137章 目標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龍騎士的快樂最新章節!

    離開灰鐵之堡的第二天,談判結果便迅速出爐,布朗寧召集所有騎士團長與貴族領主,宣讀了結果。

    “很遺憾各位,我們必須離開多瑙河行省了,這是一次無盡的恥辱,但我希望各位能牢記這一次恥辱。未來還很長,總有一天我們會把失去的全部找回來,加身的恥辱會十倍奉還回去!”

    狠話是慣例要放的,不然面子上過不去。

    隨后,布朗寧說到眾人最關心的內容:“多瑙河行省之外的騎士,國王陛下會銘記各位的戰功,但這一次沒有任何實物獎勵。多瑙河行省之內的騎士,你們的封地、食邑,國王會在其它行省重新分封!

    頓了頓。

    他繼續說道:“至于你們食邑、封地上的資源,能帶走都可以去帶走了,帶不走的可以跟當地城市行政官談收購,按照市價的一半進行折算。不過多瑙河大公國只給你們五天時間處理,盡快吧!

    說完,布朗寧也沒有興趣再多說了,揮手就讓各支騎士團自己回去,他回到營帳之后,找到奧爾丁頓:“我今天就離開多瑙河行省,你先回自己家城堡收拾收拾,回頭安定好直接去凡爾賽找我!

    “明白,先生!眾W爾丁頓的興致不高。

    雖說他穿越時間不長,但同樣舍不得家族產業就這樣全部拋棄,這可是從曾祖父開始三四代人的努力耕耘。

    似乎看出奧爾丁頓的失落,布朗寧拍拍他的肩膀:“不用垂頭喪氣,現在的低谷是為了明天的崛起。你的天賦卓絕,等你兌現自己的天賦,鳶尾花家族失去的,你都可以親手拿回來!

    “我一定會的!

    “很好!

    布朗寧帶著扈從騎士們,很快離開營地,奧爾丁頓也跟著鳶尾花騎士團,離開灰鐵之堡,一路急行軍,到星星布滿天空,騎士團終于抵達蝴蝶堡。

    “原地解散,各自回去收拾行裝,將自己的產業整理出來,回頭由我親自幫你們出手!眾W雷諾男爵說道。

    “感謝大人!”

    ……

    這一晚,家人齊聚,只差奧特姆一家。

    卡莉老夫人這幾天一直在莊園祭壇,向三神祈禱,整個人肉眼可見瘦了一圈:“感謝三神,你們父子兩個平安歸來,這幾天我整夜整夜沒法合眼,一向安寧的多瑙河行省,怎么就突然變了旗幟!

    “也是在預料之中吧,磐石家族與紅頂隼家族聯姻,就是征兆,只是沒有人想到事情會這么突然,而且風波會如此巨大!

    “那個馬克斯韋爾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就成為大公了?”

    對于馬克斯韋爾這個人,金雀花王國的貴族,知道的并不多,畢竟是曾經被剝奪掉王室身份,連姓氏都剝奪的罪人。他成為龍騎士的消息,自然被王室可以打壓下去,所以很多人都一臉茫然。

    等奧雷諾男爵將對方的過去說出來。

    卡莉老夫人頓時喝罵道:“他有脾氣應該去找王室,為什么來多瑙河行省作亂,鳶尾花家族可從未跟他有過任何過節!”

    奧爾丁頓安慰道:“祖母,馬克斯韋爾想報復又沒有絕對實力,所以才會對多瑙河行省出手,這還是在高盧帝國的支持下才完成操作。真正意義上,依然是利益所引導,高盧帝國需要一個公國,方便操作奴隸貿易!

    海倫娜夫人嘆道:“杜隆坦練習過奧雷諾多次,我們早就該做好準備,將家族的資源轉移出去!

    “誰能預料到事發如此突然,懊惱也無用!

    一家人的情緒都不高,尤其是卡莉老夫人,吃著晚餐忽然就落下淚來:“蝴蝶堡,我住了一輩子!

    “母親,不要如此悲傷,我們可以在新的封地,再蓋一座蝴蝶堡!

    “再蓋一座蝴蝶堡,那也不是這座城堡,我和你父親磕磕絆絆多年,留下來的記憶都所在這座城堡中!

    海倫娜夫人撫著卡莉老夫人的背,奧雷諾男爵低頭不言。

    奧爾丁頓忽然笑起來:“祖母,您不用難過,這座蝴蝶堡就先放在這里,給我十年時間,我會將它再奪回來!紅葉這是我鳶尾花家族的領地,現在是,以后也是,多瑙河大公國奪不走它!”

    “我的小鳶尾花,雖然這是安慰祖母,但祖母相信你!笨ɡ蚶戏蛉藫ёW爾丁頓,一邊流眼淚,一邊笑起來。

    奧爾丁頓還是不習慣這么親密的動作。

    但是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了強烈的動力,以往總是自持穿越者、自持有金手指,夢想成為龍騎士乃至半神,但準確說這就好像小孩子立誓要成為科學家,并不是真正強烈的目標。但現在,他有了強烈目標。

    奪回紅葉鎮,光復蝴蝶堡,振興鳶尾花家族的榮耀。

    “就讓我為之努力吧!”

    ……

    就在奧雷諾準備奔波去處理家族產業,與騎士們的產業,一個意外的造訪到來,是杜隆坦·磐石。

    “奧雷諾,你不用費心操作這些,我這一次來就是準備將紅葉鎮與蝴蝶堡的所有產業買下來。不是半價購買,但也不會市價購買,我計劃用七折市價來購買。如果今后鳶尾花家族打算回歸,可以原價再從我手中買回去!

    “邦伯大人你這是……”

    “算是一種補償吧,我曾是多瑙河貴族領袖,卻辜負了大家,現在各隨其主也不好更多交際,就通過這種方式,償還以往諸位對我的信任!倍怕√拐f完,沒有留在蝴蝶堡午宴,只把自己的扈從留下。

    對接交易封地的事宜。

    晚上。

    書房中。

    珍貴油畫和書籍,都已經打包好,準備隨著家族的離開而離開?帐幨帟恐,管家卡森認真的擦拭著書桌,這張名貴書桌是實木打造,嵌合有魔法矩陣,能讓人放松精神,但是太沉重帶不走。

    只能變賣。

    “老爺,真舍不得離開這里!笨吹綂W雷諾父子走進來,他語氣悲涼的說道。

    “沒事的卡森,終有一天我們會再回來!眾W雷諾安慰一句,“從酒窖中拿一瓶巴蒂尼,我們一起喝一杯!

    “如您所愿!

    等管家卡森離開,奧雷諾男爵嘆道:“多瑙河大公國怕是要長遠立足了,從今天杜隆坦邦伯的行動中,你發現什么沒有?”

    “您是說……”經過男爵的提醒,奧爾丁頓迅速想到,“杜隆坦邦伯,這是在收買人情,或者說平息我們這些貴族的怒火?”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