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婚后忽然得寵 > 第296章 他不清醒,你呢(第四更)

第296章 他不清醒,你呢(第四更)

作者:清風戀飄雪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婚后忽然得寵最新章節!

    啪!一聲輕響!

    黑暗的空間里突然明亮起來,照的人眼睜不開。

    霍澈站在門口,漆黑的鳳眸一掀開,最里面的柜子上,他最熟悉的女人跟她的前男友。

    “找到了嗎?”

    楊伊人跟叢容出來,看到霍澈就跟了過來,問完后倆人條件反射的朝著里面看去。

    楊伊人當即震驚的提著一顆心。

    叢容差點驚叫出來,一只手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一雙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里面。

    而里面的女人條件反射的看到門口的時候,那一聲霍澈沙啞的讓他已經聽不清。

    只見高大的男人對她笑了一下,隨即卻只是轉身便走。

    那一刻,向暖在他眼里看到了放棄。

    而前不久他們在南方對彼此許下的諾言,也清晰的刻在腦子里。

    她的手里握著一只酒杯,剛剛她差點就要砸到溫之河的腦袋上的,若不是突然有了光。

    但是這會兒,她只是望著門口那兒空了的地方,咬著自己的下嘴唇便將那只杯子用力的砸了上去。

    溫之河終于停下來,呆呆的看著她片刻。

    楊伊人跟叢容已經嚇的不敢說話。

    向暖的手還用力摁在他頭頂上,連同那些玻璃渣。

    她低頭,含著淚的眸子望著溫之河空洞的眼神的時候,不經意的,眼淚就落下來。

    “之河,你害死我了!”

    她的聲音啞的,他可能已經聽不到了。

    霍澈之前最擔心的便是他們倆舊情復燃,可是剛剛這幅樣子。

    溫之河突然頹廢的貼著墻邊,只痛苦的看著她:“你走吧!”

    向暖襯衫上的扣子掉了兩粒,她整理了下領子,跳下柜子便往外大步走去。

    “向暖,你的手在流血!

    楊伊人雖然被眼前剛剛發生的事情嚇住,但是還是忍不住提醒她。

    向暖沒回頭,她甚至沒有低頭。

    她感覺到了掌心的刺痛,但是,那個人也會像是楊伊人這樣還記得關心她嗎?

    向暖突然大步朝著電梯那邊跑起來。

    叢容問楊伊人:“現在怎么辦?”

    “向暖去追霍總了,我們去看河哥!

    楊伊人提示,倆人便走了進去。

    很快丁智磊他們也跑了過來,他的頭頂流著血,他的呼吸還是很不好。

    楊伊人很快便發現了原因,不自覺的苦笑了聲:“先送你去醫院!

    “我不去!”

    “不去的話,你可能需要個女人!

    楊伊人對他說。

    溫之河抬眼看她,到了此時,他又怎么會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是李宗奇?我……”

    “你現在得先去醫院!

    “叢容,去把我的車開到酒店門口!

    楊伊人攔住他,然后把包給了叢容。

    叢容迅速跑了出去,她想她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這種事,要是她暖姐跟霍姐夫解釋一下,應該就可以吧。

    向暖追出去的時候,酒店門口早已經沒有他的人影,甚至,連他的車都不見。

    “霍總走了?”

    “剛走不久!

    門口的侍者對她點頭,回應。

    向暖立即去攔了輛出租,上去便報了地址。

    關車門的時候玻璃碴扎進肉里,她才想起來自己手心被刺破,借著暗光,她抬起手心到眼前看著的時候,不自覺的吃驚。

    她沒想到會這樣。

    可是突然之間,她竟然只是握著自己的手腕,什么都做不得。

    他肯定是誤會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電臺正在放陳小東的請你一定要比我幸福,不知道為什么,聽到請記得你要比我幸福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好笑。

    她現在只想追到他,跟他解釋清楚。

    明明前不久他們才對彼此說了那么重的承諾。

    他們說好誰都不會背叛誰的,誰都不會離開誰,誰都愛誰這一生。

    可是怎么轉眼就發生這種事?

    外面的燈紅酒綠都映在她漆黑的眼眸里,她突然覺得這次,她可能會失去他。

    向暖回到家后金姐在門口等著她,看到她后著急的叫她:“太太,到底怎么回事啊,老板一回來就大發脾氣,還說叫你不要踏進家門!

    “什么?”

    他叫她別踏進家門?

    “我去跟他談談再說!

    向暖還捏著自己那只手,低著頭便往里走。

    金姐覺得夫妻吵架,肯定是要談的,所以也不覺的自己真要攔著向暖。

    向暖進去后看到客廳沒人便直接上了樓。

    霍澈在房間里,只是聽到她的腳步聲便立即喊了句:“滾出去!

    向暖被他那一聲吼給震住,就那么吶吶的停在了門口。

    “他不清醒!

    “他不清醒?那你呢?你也不清醒嗎?你已經結婚了,你不僅是一個妻子,你還是一個母親,你也不清醒?”

    霍澈站在床邊轉頭看著她質問。

    向暖放開自己的手,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可能解釋什么他都不會信了。

    “他可能被人算計了,他可能被人下了……”

    “這么爛的借口你也編的出來?讓我來告訴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吧,你去南方這些日子,其實你們倆一直暗地里聯系,好幾天不見,兩個人當然很想念對方,所以故意打電話跟我說會晚點回來,其實只是為了跟他多在一起一些時間,只是為了去跟他做那種齷齪的事!

    “……”

    向暖沒想到他會那么想。

    她知道他會生氣,可能會生氣很久,但是他沒想到,他還是以為她放不下溫之河。

    “那你要怎樣?跟我離婚嗎?”

    她沙啞的嗓音,再也沒有半點辦法,只想知道,他打算怎么她。

    霍澈轉頭看著她無辜又可憐的模樣,眼里的恨意又增多了一些:“離婚?你終于說出來了,那晚他突然發微信說想你我便有這種預感,向暖,你怎么能這么對我?”

    霍澈覺得自己現在就是個大傻子,被她跟溫之河耍得團團轉。

    “我怎么對你了?”

    向暖啞著嗓子問他,她突然覺得有些眼暈,什么也看不清了。

    她曾經,閉著眼睛都能想到他的模樣。

    “你走吧,我不想再見你!”

    他轉身,只留給她一個冷漠的背影。

    向暖知道今晚再解釋什么都沒用了,便低了頭:“那你早點休息,別……”

    “滾!”

    她的話還沒說完,她又抬了抬眼,然后終是不敢再多說些讓他心煩的話。

    她轉了身,手上的血順著手指尖一滴滴的滴到了暗色的地板上。

    “太太!”

    金姐跟張姐站在樓梯口看著她從上面下來,不自覺的緊張的叫她。

    “好好照顧他,別叫他亂喝太多酒!

    向暖低喃著。

    “太太,這究竟是怎么了?”

    金姐又忍不住多問一句。

    “他要是發脾氣,就讓他想想心悅,為了心悅,他也會忍著的!

    向暖想了想,又多說了句,之后便又那么走了。

    “太太,你的手在流血,我先替你處理一下吧,你要去哪兒啊這么晚了!

    她還能去哪兒?

    去車庫取了輛車,在里面用力把手上的玻璃渣拔出來,但是還是有一塊斷了,她看了眼,已經不堪入目的手掌心,然后從里面找了幾張紙巾纏住手,然后發動車子,開啟智能模式,自動駕駛。

    她先去了醫院,急救室里的人看了她的手掌心后問了聲:“怎么弄成這樣?”

    “不小心!”

    向暖低著頭,沒多說。

    醫生抬了抬眼,看著她眼眶通紅,便沒再說什么,帶她去治療。

    半個多小時后她又從醫院出來,然后在門口仰頭看著那璀璨的星空,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覺得,那么多星星的夜空,竟然那么的孤苦。

    不多久她便又開車回了城里的公寓,那里,他們都已經很久沒去過了。

    向暖將門推開,鑰匙放在旁邊的鞋柜上,然后她便再也沒力氣往里走一步,慢慢的蹲在了墻根。

    楊伊人給她打電話:“溫之河現在已經在醫院,確定他身體里有會讓人想做的那種東西,你那邊怎么樣?”

    向暖聽著她的話,眼淚莫名其妙的就流個不停。

    她不敢發出聲音來,她怕自己會哭出聲音來。

    她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空蕩又漆黑的房間里,她只是能哭一會兒而已。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眼淚總也流個不停,一雙手分明已經捂住了臉,但是眼淚還是從指縫里流出來。

    楊伊人聽不到她的聲音便又叫了好幾聲:“向暖?向暖?”

    ------題外話------

    推薦飄雪完結文《婚后新妻套路深》

    片段:那天她的生日,傅老板親自給她準備了生日節目。

    “沒有生日歌嗎?”戚暢想起上次他生日的時候她還被逼唱生日歌,忍不住使壞為難大佬。

    “生日歌?——你坐過來,我喜歡在你耳邊唱!

    戚暢的身子一下子緊繃:開個玩笑而已。

    他說:“誰跟你開玩笑?”

    之后……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 一分彩网站 广西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理财周刊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第200五0207 秒速赛车开奖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起飞-珍彩网 手头闲钱10万怎么理财 腾讯分分彩全天不连挂的计划 内蒙古11选5怎么玩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