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麻衣相師 > 第907章 輩分很大 法克牌魷魚干皇冠打賞加更

第907章 輩分很大 法克牌魷魚干皇冠打賞加更

奇書網 www.832806.buzz 最快更新麻衣相師最新章節!

    而耳鳴聲之中,一個熟悉的聲音吊兒郎當的響了起來:“他是厭勝門的門主,也就你們領頭的配和他說話,水仙不開花——你他媽算哪瓣兒蒜?”

    說著,一個瘦削的身影忽然從天而降,站在了我面前,似笑非笑的:“好侄子——有你爹幾分風骨,沒白流咱們厭勝門的血!

    老四。

    他一只腳在地上不停的環繞腳踝,看著像是熱身,不過我一瞅他就知道,他沒下來,在檐角上不知道蹲了多長時間了,腳丫子都麻了。

    原來老四早就來了,一直在房頂上吃瓜。

    不光老四,呼啦啦一聲,厭勝門其他的人,也跟著老四來了好些。

    就是老四這一波人,把金毛獅王給牽絆住了,搞得金毛獅王一直都沒機會進那個金剛鐵柏的大殿,這才剛找到機會過來。

    想也是——老四這個脾氣,那跟個脫韁野馬一樣,誰也控制不住他,師父不讓他進去,倒是明智的選擇。

    一個老頭兒沖出來:“門主,您剛才被困在里面,我們可擔心壞了……”

    這個老頭兒就是上次美人骨那事兒的賈爺——讓夏明遠給打傷了,是我幫他出了這口氣。

    他受寵若驚,覺得自己一個普通小腳色,能有門主親自撐腰,臉上有光,在門里逢人就說門主有多尊老愛幼,體恤下屬,恨不得給沒見過我的人來個傳銷式洗腦,算我第一號的老“迷弟”。

    猴兒燈也說,在飯圈文化,賈爺就是我粉絲后援會的“粉頭”。

    老四推了賈爺的禿腦袋一把:“堂堂宗家,用得著你們咸吃蘿卜淡操心?”

    “那門主真要是被打死呢?”賈爺嘀咕道:“反正我是牽腸掛肚的,最后悔的,就是沒跟著門主進去,同生共死!

    老四不以為意的說道:“他要是被打死,就說明他根本不是老二的種,后悔個屁!

    得咧,這就是宗家和宗家之前的親情,跟蘇菲一樣,薄如蟬翼,來去如風。

    大潘低聲說道:“李北斗還有親戚呢?還是這種親戚?”

    程星河拿了一把辣條塞進嘴里,答道:“跟李北斗自己一樣,他身邊的人也都沒幾個正常的!

    大潘以一種“這人怎么自己罵自己”的眼神,瞅著渾然不覺的程星河:“也是!

    你能說句人話嗎?

    黃二白又給我來了幾下,耳鳴剛好轉了一點,黃二白就讓我跟他上小房子里,給我整治整治。

    這個時候,一只很溫暖的手,放在了我肩膀上。

    我回頭一瞅,是李茂昌。

    李茂昌說道:“四相局的事情,不是這么容易就能解決的,今天的事情,可多虧了你了!

    是啊,真要是兩敗俱傷,那整個行當,就全部變天了。

    我搖搖頭:“應該的——修建四相局的時候,厭勝門和天師府就中了計,這么多年過去,兩方不能一點進步都沒有!

    至于那個幾百年的元兇——把事情算的滴水不漏,又到底是什么人?

    想一想,心里就發沉——這么復雜的計策,他竟然一點馬腳沒露出來,簡直,可怕。

    李茂昌一笑:“這件事情,有你幫忙,一定會查清楚的!

    有我幫忙,這話什么意思,你不打算管了嗎?

    他的態度,給我一種感覺,好像四相局的事兒,是我的一個專屬使命一樣,他會給我做后盾,可是,前路,還是要我自己去趟。

    還有……我看著李茂昌,心里的疑惑,跟被爪子撓了一樣,再也忍不住了:“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李茂昌微微一笑,像是早知道我想說什么了,給我讓出了一個地方。

    站穩了,他才低聲說道:“冒犯了——關于私生子那個傳聞,實在是因為,當時情況特殊,不得不出此下策!

    那個王八蛋爹,還真不是他。

    不過,可想而知。

    當時天師府喊打喊殺,要把我這個破局人拉去活埋。

    當然了,如果我是天師府,一旦出現了會制造動蕩的“禍端”,最簡單有效的,自然也是拉去活埋了。

    領導也不好當,皇帝老二都怕犯民憤,首席天師也一樣——他應該是沒法子了,才放出了這個消息。

    豁出去,把自己的名聲都拿出來了。

    我想起來了他老婆。

    他老婆,那是鐘天師的后代,據說能吃鬼,我視線掃過了他的膝蓋,忍不住問道:“那您放出消息之后,家里……”

    李茂昌一瞬間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你也聽說我怕老婆?那都是謠傳,不要輕信!

    我咋覺得他說這話的時候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一邊,生怕隔墻有耳一樣。

    沒錯,他耳朵肉厚,拴馬樁前凸,是個貴命,不過,耳朵上多的那塊肉,叫“枕邊屏”,這人肯定嗷嗷怕老婆。

    但是——我看向了他:“這么說,一開始,你就打算護著我,為什么?”

    李茂昌,也知道我的身份?

    對了,他還說過,我不是外人,是自己人。

    李茂昌咳嗽了一聲,這才說道:“是,按著李家的輩分,我……我得叫您一聲表叔公!

    啥?

    我耳朵里嗡的一下,覺得耳鳴真是越來越嚴重了,怕我是真的聽錯了:“首席天師,您,您再說一次!”

    李茂昌苦笑:“您沒聽錯,您確實是我表叔公——您的母親李淑云,按照輩分,是我的姑奶奶!

    末了還加上一句:“您不要跟我叫您——小輩折福!

    李家——我一下就想起來了:“你……是窺天神測那個李家?”

    李茂昌一揚眉:“您也知道咱們家?”

    那怎么不知道,我以前按著三舅姥爺的話——不合陰陽群,不踏風水門,當然不知道業內的出名家族。

    但是渾水趟的多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據說,那是行當里這些年最出名的家族。

    出過一個前所未見的活人大城隍,還有一個,就是我面前這個首席天師。

    有幾次出門,死人店的店主辦理入住的時候,一聽我姓李,總要肅然起敬一下,問我是不是這個家族的,程星河每次都會偷偷捅我,說不管怎么著,三百年前是一家,也不算冒認,沒準人家心生崇拜,能給打折送贈品什么的。

    對了——和上他們家的那個大肚美人地,據說也是多年前,一位窺天神測李家先生給看的!

    竟然是我姥姥家?我媽——我媽的輩分這么大?

    李茂昌繼續苦笑:“也是我輩分比較小!

    我倒是長長的出了口氣。

    好似心頭一塊大石頭,落下去了一半。

    排除了這個選項,這么說,我爹真是厭勝門的老二?

    窺天神測小姐配厭勝門門主,門當戶對,真是豺狼配虎豹,不,郎才配女貌。

    不過——見到我爹媽之前,也不好下定論。

    我連忙說道:“那,你有我媽的消息沒有?”

    李茂昌搖搖頭:“那位姑奶奶一家很久之前就離開老家了,跟我們已經沒什么聯系了!

    我媽,她到底是個什么人?

    我記得很清楚,梅姨拿出那個老照片上的她,好看的傾國傾城。

    只要找到了我媽,那我身世,和四相局的秘密,說不定,就能揭穿了。

    可惜——這一陣又是東奔西跑的,還是沒能見到她。

    耳鳴之中,厭勝門的和天師府的又為了水百羽的歸屬爭吵了起來。

    說起來,四相局移位的事情,挑撥我們關系的,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時候,這水百羽可還沒出生呢。

    要說真的是夏家仙師——水百羽都要嫁禍給夏家仙師了,他們肯定不是一伙人。

    而他赫然又在監工人的名冊上,事情跟那位真正的夏季常,肯定也脫不開關系。

    這事兒像是一團纏在一起的麻線,只能一根一根的理清楚。

    李茂昌似乎也看出了了我的想法,剛要說話,忽然一個人從后面撲過來,一只手死死拉住了我的手:“李北斗,你得幫我這個忙!”
手机街机捕鱼游戏